昌耀入选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的两首诗(附新版高中语文教材目录及昌耀最沧桑的十首诗)

作者:昌耀 | 来源:诗发现 | 2019-08-31 | 阅读: 次    

  导读:昌耀的诗以张扬生命在困境中的亢奋见长,感悟和激情融于凝重、壮美的意象之中。
将饱经沧桑的情怀,古老开阔的西部人文背景,博大的生命意识,构成协调的整体,诗人后期的诗作趋向反思静悟。


《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下——昌耀诗文选》
?

河床
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来。
?
白头的雪豹默默卧在鹰的城堡,目送我走向远方。
?
但我更是值得骄傲的一个。
?
我老远就听到了唐古特人的那些马车。
?
我轻轻地笑着,并不出声。
?
我让那些早早上路的马车,沿着我的堤坡,鱼贯而行。
?
那些马车响着刮木、像奏着迎神的喇叭,登上了我的胸脯。
?
轮子跳动在我鼓囊囊的肌块。
?
那些裹着冬装的唐古特车夫也伴着他们的辕马
?
谨小慎微地举步,随时准备拽紧握在他们手心的刹绳。
?
他们说我是巨人般躺倒的河床。
?
他们说我是巨人般屹立的河床。
?
是的,我从白头的巴颜喀拉走下。我是滋润的河床,
?
我是枯干的河床,我是浩荡的河床。
?
我的令名如雷贯耳。
?
我坚实、宽厚、壮阔,我是发育完备的雄性美。
?
我创造,我须臾不停地
?
向东方大海排泻我那不竭的精力。
?
我刺肤纹身,让精心显示的那些图形可被仰观而不可近狎。
?
我喜欢向霜风透露我体魄之多毛。
?
我让万山洞开,好叫钟情的众水投入我博爱的襟怀。
?
我是父亲。
?
我爱听秃鹰长唳,他有少年的声带,他的目光有少女的媚眼。
?
他的翼轮双展之舞可让血流沸腾。
?
我称誉在我隘ai口的深雪潜伏达旦的猎人。
?
也同等地欣赏那头三条腿的母狼。
?
她在长夏的每一次黄昏都要从我的阴影跛向天边的彤云。
?
也永远怀念你们——消逝了的黄河象。
?
我在每一个瞬间都同时看到你们。
?
我在每一个瞬间都表现为大千众相。
?
我是屈曲的峰峦,是下陷的断层,是切开的地峡,是眩晕的飓风。
?
是纵的河床,是横的河床,是总谱的主旋律。
?
我一身织锦,一身珠宝,一身黄金。
?
我张弛如弓,我拓荒千里。
?
我是时间,是古迹,是宇宙洪荒的一片腭骨化石。
?
是始皇帝,
?
我是排列成阵的帆墙,是广场,是通都大邑,是展开的景观。是不可测度的深渊,
?
是结构力,是驰道,是不可克的球门。
?
我把龙的形象重新推上世界的前台。
?
而现在我仍转向你们白头的巴颜喀拉。
?
你们的马车已满载昆山之玉,走向归程。
?
你们的麦种在农妇的胝掌准时地亮了。
?
你们的团圞月 正从我的脐蒂升起。
?
我答应过你们,我说潮汛即刻到来,
?
而潮汛已经到来……
?
收录于人民教育出版社高中语文教材2006版本《中国现代注册有现金红包领的APP散文欣赏》
?
?
峨日朵雪峰之侧
?
这是我此刻仅能征服的高度了:
?
我小心地探出前额,
?
惊异于薄壁那边
?
朝向峨日朵之雪彷徨许久的太阳
?
正决然跃入一片引力无穷的
?
山海。石砾不时滑坡,
?
引动棕色深渊自上而下的一派嚣鸣,
?
像军旅远去的喊杀声。
?
我的指关节铆钉一样楔入巨石的罅隙
?
血滴,从撕裂的千层掌鞋底渗出。
?
呵,真渴望有一只雄鹰或雪豹与我为伍。
?
在锈蚀的岩壁;
?
但有一只小得可怜的蜘蛛
?
与我一同默享着这大自然赐予的
?
快慰。
?
1962,8. 2初稿1983.7.27删定
?
收录于人民教育出版社高中教材2019版《语文必修上册》
?
语文必修上册

↓↓↓




附《昌耀最沧桑的十首诗》(来自中国注册有现金红包领的APP网)

?

?高 车

从地平线渐次隆起者

是青海的高车?

?

从北斗星宫之侧悄然轧过者?

是青海的高车?

?

而从岁月间摇撼着远去者?

仍是青海的高车呀?

?

高车的青海于我是威武的巨人?

青海的高车于我是巨人的轶诗

?

良 宵

放逐的诗人啊

这良宵是属于你的吗?

这新嫁娘的柔情蜜意的夜是属于你的吗?

这在山岳、涛声和午夜钟楼流动的夜

是属于你的吗?这使月光下的花苞

如小天鹅徐徐展翅的夜是属于你的吗?

不,今夜没有月光,没有花朵,也没有天鹅,

我的手指染着细雨和青草气息,

但即使是这样的雨夜也完全是属于你的吗?

是的,全部属于我。

但不要以为我的爱情已生满菌斑,

我从空气摄取养料,经由阳光提取钙质,

我的须髭如同箭毛,

而我的爱情却如夜色一样羞涩。

啊,你自夜中与我对语的朋友

请递给我十指纤纤的你的素手。

1962.9.14于祁连山

斯 人

静极——谁的叹嘘?

密西西比河此刻风雨,在那边攀援而走。

地球这壁,一人无语独坐。

1985.5.31

?

紫金冠

我不能描摹出的一种完美是紫金冠。

我喜悦。如果有神启而我不假思索道出的

正是紫金冠。我行走在狼荒之地的第七天

仆卧津渡而首先看到的希望之星是紫金冠。

当热夜以漫长的痉挛触杀我九岁的生命力

我在昏热中向壁承饮到的那股沁凉是紫金冠。

当白昼透出花环,当不战而胜,与剑柄垂直

而婀娜相交的月桂投影正是不凋的紫金冠。

我不学而能的人性觉醒是紫金冠。

我无虑被人劫掠的秘藏只有紫金冠。

不可穷尽的高峻或冷寂惟有紫金冠。

?

1990.1.12

鹿的角枝

在雄鹿的颅骨,生有两株

被精血所滋养的小树。雾光里

这些挺拔的枝状体明丽而珍重,

遁越于危崖沼泽,与猎人相周旋。

?

若干个世纪以后,在我的书架,

在我新得的收藏品之上,才听到

来自高原腹地的那一声火枪。——

那样的夕阳倾照着那样呼唤的荒野,

从高岩,飞动的鹿角,猝然倒仆……

?

……是悲壮的。

?

1982.3.2

立在河流 ?

立在河流?
我们沐浴以手指交互抚摸?
犹如绿色草原交颈默立的马群?
以唇齿为对方梳整肩领长鬣。?

不要担心花朵颓败:?
在无惑的本真?
父与子的肌体同等润泽,?
茉莉花环在母女一式丰腴的项颈佩戴。?

立在河流我们沐浴以手指交互抚摸。?
这语言真挚如诗,失去年龄。?
我们交互戴好头盔。?
我们交互穿好蟒纹服。?
我们重新上路。?
请从腰臀曲直识别我们的性属。?
前面还有好流水。

?

1987.6.24

?

花朵受难

——生者对生存的思考

?

大路弯头,退却的大厦退去已愈加迅疾

听到滴答的时钟从那里发出不断的警报。

天空有崩卷的弹簧。很好,时间在暴动。

我们早想着逃离了。但我们不会衰老得更快。

?

我们横越马路时刮起秋风。

感觉女伴被自己的视觉蛰痛了。

她突然变色,侧转身跳开去,猛跑几步,

俯身从飞驰而过的车轮底下抢救起一枝红花朵。

时间对抗中一枝受难的红花朵。

快抱好我的献与。——女伴说。

她翘起小指尖梳理一下鳞瓣花页这样递给我。

这是我生平接受馈赠的第一枝花朵了。

修篁啊,你知道大丽花是怎样如同惊弓之鸟

坠落在车道的么?似我无处安身。

你知道受难的大丽花是醉了还是醒着?

似我无处安身。

?

女伴与我偕同大丽花伫立路畔。

没有一辆救护车停下,没有谁听见大丽花呼叫。

但我感觉花朵正变得黑紫……是醉了还是醒着?

我心里说:如果没醉就该是醒着。

?

夕阳底下白色大厦回光返照,退去更其遥远。

时间崩溃随地枯萎。修篁,让我们快快走。

1992

鹰·雪·牧人

鹰,鼓着铅色的风
从冰山的峰顶起飞,
寒冷
自翼鼓上抖落。

在灰白的雾霭
飞鹰消失,
大草原上裸臂的牧人
横身探出马刀,
品尝了

初雪的滋味。

?

1956.11.23 于兴海县阿曲乎草原

?

江湖远人

江湖。

远人的夏季皎洁如木屋涂刷之白漆。

此间春熟却在雨雪雷电交作的凌晨。

是最后的一场春雪抑或是残冬的别绪?

时光之马说快也快说迟也迟说去已去。

感觉平生痴念许多而今犹然无改不胜酸辛。

一年一度听檐沟水漏如注才又蓦然醒觉。

我好似听到临窗草长槁木返青美人蕉红。

夏虫在金井玉栏啼鸣不止。

又听作是庭隅一角有位年青仕女向壁演奏圆号,

那铜韵如盘雅正温暖为我摹写睿智长者。

气度恢宏的人生慨叹,

疲倦的心境顿为静穆祥和之氲氛沛然充弥,

泪花在眼角打转却已不便溢出。

人生迂曲如在一条首尾不见尽头的长廊竞走,

脚下前后都是斑驳血迹,而你是人生第几批?

远人的江湖早就无家可归,

一柄开刃的宝剑独为他奏响天国的音乐。

如火炭噗嗤入水,那一柄宝剑正当开刃,

便奏响了天国的音乐。

?

1990.4.2 凌晨雨韵中


一十一支红玫瑰

?

一位滨海女子飞往北漠看望一位垂死的长者,

临别将一束火红的玫瑰赠给这位不幸的朋友。

?

姑娘啊,火红的一束玫瑰为何端只一十一支,

姑娘说,这象征我对你的敬重原是一心一意。

?

一天过后长者的病情骤然恶化,

刁滑的死神不给猎物片刻喘息。

?

姑娘姑娘自你走后我就觉出求生无望,

何况死神说只要听话他就会给我安息。

?

我的朋友啊我的朋友你可要千万挺住,

我临别不是说嘱咐你的一切绝对真实?

?

姑娘姑娘我每存活一分钟都万分痛苦,

何况死神说只要听话他就会给我长眠。

?

我的朋友啊我的朋友你可要千万挺住,

你应该明白你在我们眼中的重要位置。

?

姑娘姑娘我随时都将可能不告而辞,

何况死神说他待我也不是二意三心。

?

三天过后一十一支玫瑰全部垂首默立,

一位滨海女子为北漠长者在悄声饮泣。

?

2000年3月15日于病榻

此为昌耀的最后一首诗

责任编辑: 马文秀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
编辑推荐

特别头条

站内搜索: 高级搜索

(C)2004-2019中诗集团
主管:中国注册有现金红包领的APP万里行组委会  主办:盛世中诗  备案编号:京ICP备12024093号   京公网安备:11010802012801
 联系站长   常年法律顾问: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